— 十里丁香 —

[瓶邪][铁三角]虹说

●首发新浪,挑梗写文。梗:双方穿错衣服

●希望食用愉快

 
 



如果人生是一场永不褪色的老电影,那么我这十年来所做的一切,就像永远不会在正片出现的预告片——它博人眼球,吊人胃口,却也简短,三分热度。

 
 

很多时候,你实实在在地抓住了,却发现手中空无一物。但是你还是告诉自己,它就在手中。

 
 

我把它称之为命。

 
 

我一直相信,人是可以掌握它的,而我也是它选择的幸运儿。

 
 

所以,愿它也能选择你。

 
 

                                        ——吴邪

 
 

------------------------------------------

 
 

“一场春雨一场暖,一场秋雨一场寒”,杭州的第一场秋雨如约而至,淅沥着,浇灌盛夏的炎热,泼洒初秋的朦胧。

 
 

泛黄日历上,红圈标出的日期还清晰可见。不经意间,一页页沉默地翻过去,距离那一天已经有段时日。 

 
 

老九门上一代和我们这一代的债,终于还清了。

 
 

解家越做越大,是北京道上的一把手。秀秀算半个大龄剩女,正到谈婚论嫁的年龄。跟我回到杭州的胖子,不知道抽得哪门子风,撂下一通电话“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然后背着包,踏上了周游世界的路。临走前,他带着当年与云彩的合影,说是有个伴。

 
 

其实胖子是个细人,他有他的方式。

 
 

我,在西湖附近租了栋房子,医生说每天呼吸新鲜空气,能减少吸烟的欲望。

 
 

一切归于平静,日子有了味道,我终于活得像个普通人。每日清晨店铺开张,我就点着根烟,搬着躺椅坐在吴山居门口,看着西湖旁过往的人流攒动,寻一份独属于我的生活。

 
 

当然,这只仅限于上午。下午不但要去堂口记账本、收账,还要回家照顾张起灵这个九级生活伤残。

 
 

我一把屎一把尿教给他基本的生存之道,比如,如何削黄瓜皮。

 
 

他最喜欢单手持着黑金古刀来削皮,360°无死角装逼动作堪称完美。又是“咔嚓”一声,皮没削,根断了。以至于我和他在这一周里的食谱分别是,黄瓜汤,拌黄瓜,黄瓜炒鸡蛋,黄瓜炒黄瓜,菜式每天都换,主材黄瓜,绿色健康。

 
 

张起灵从青铜门出来后,变得爱嗜睡了。我不清楚他是因为这十几年来背负的太多太累,还是因为在门里养成的习惯。毕竟一个男人在一块只长蘑菇的地方呆十年,除了睡觉和打飞机,我想不到其他的消遣方式。

 
 

说起来,他也好养活。只要有住的地方和吃的东西就可以。不过这几日我发现他不要脸的功夫见长,竟然要求跟我同挤一张床,还很暖很贴心地说“我不介意”。

 
 

他娘的,张起灵!你不在意老子在意!

 
 

当然这只是我内心的咆哮,顺带着脑补宇宙第一美男子的华丽变身,把他打个落花流水,跪下喊爹。

 
 

 

 
 

周末,由于昨晚我跟白蛇他们几个打麻将到凌晨,今早起床时,上下眼皮打架打的那叫一个厉害。

 
 

迷迷糊糊的起身,摸着床边的衣服穿上,就去买早饭。

 
 

早饭摊的大爷一把年纪,身子却特别硬朗。性格脾气也好,为人实在,生意固然好。老爷子与我投机,我爷俩有事没事就爱唠唠嗑,聊聊见闻。

 
 

今天与往常一样,聊完我准备离开,就看见老爷子悄悄凑过来,对我低语:“小吴,你今天别有味道!”

 
 

我受宠若惊,正寻思大爷这是在夸我帅呢,还是在说我身上有异味。突然,堂口那边打来电话,说是被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挟持了。

 
 

接完电话,我急匆匆地与老头子招呼了一声,立刻回家放下早饭,直奔堂口。

 
 

心下想,这他妈哪个狗日王八蛋,胃口倒不小,竟想生吞我吴家。边想我边打着主意,计算着有几种方案是可行的。

 
 

我所显现的杀气越来越重,面色越来越冷,思路却分外清晰。日常出门我不带大白狗腿,所以看今天这进展,爷爷我得和子弹拼速度了。

 
 

到了堂口,推开门,我连一个字都还没来得及说,就感觉眼前一黑,被人捆着手脚塞到了麻袋子里。

 
 

袋子左左右右晃来晃去,令我阵阵恶心。好在没一会,双脚就踏到了结实的地面。

 
 

周围还是一片黑暗,我其他的感官开始发挥作用。然而,就像你刚进竞技场,还没来得及换装备,PK就开始了那样,没等我展现十八般武艺,突然出现的光明直接闪瞎了我。

 
 

习惯性地双臂挡在胸前,往后一退。接着就听见对方好像也是一个趔趄撞到了什么。

 
 

我半眯眼睛,希望看出点情况。等光线适应,才发现绑我的不是别人,是胖子。

 
 

我看着他他看着我,他油光满面,一张脸上挤的只剩那小眼睛,黑色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我,脸上有说不出的诡异。

 
 

“我操,这帮人捅的破篓子......小哥,你别生气,我不是想绑你,我是想绑吴邪...哎呀不是,也不是...”胖子上下嘴唇翻来覆去嘟嘟囔囔,自己一个人说了起来,我大体听了一下,大概是说这是个误会?

 
 

什么情况,莫非我今早起床方式不对?小哥?什么小哥?那个闷油瓶在这?

 
 

“张起灵在哪?”我下意识问道。

 
 

只见胖子唰地一下,抬起苍白的脸看着我,样子就像是看见了一件会说话的值钱明器。

 
 

“我操你奶奶的,天真你大白天出来吓鬼吗?”

 
 

这他妈都什么跟什么?

 
 

我还没想明白,胖子上来给了我一拳,问:

 
 

“你穿小哥衣服这是要cosplay吗?”

 
 

什么,小哥的衣服?真的假的?我不敢相信地低头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只见张起灵的蓝色卫衣被我肥肥大大地穿在身上。

 
 

操,这回大发了!我把小哥的衣服穿出来了!最糗的是,我卫衣穿反了。

 
 

瞬间,我明白了今早老头子悄悄说给我的话。想到自己就这么跟个傻狍子似的,反穿衣服,欢快地在街上跑,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然而,羞耻归羞耻,赶紧回家跟张起灵换回来才是正经事。

 
 

我刚做完惨烈地思想斗争,准备为此付出革命热血,就听见下面的伙计汇报,一个叫张起灵的年轻人要找吴三爷。

 
 

还年轻人呢我呸!这闷油瓶不知道比我老了几十岁!就是仗着颜值高一直占别人便宜。

 
 

但人家都找上门来了,晾着他也不是回事。我便吩咐了一声,让他独自上来。

 
 

这时,胖子猥琐地用胳膊肘捅了我一下,一脸淫笑。

 
 

“哎呦,吴三爷,您这跟张大爷同居呢?看这情况还是同床哦......啧啧啧,晚上睡得好不好?”

 
 

我一翻白眼,差点晕过去。

 
 

“我雇个小女仆来伺候他这个九级伤残?人家花季年龄的小姑娘整天看着那说话跟蹦豆子一样,还面瘫的脸,不找我要精神损失费就不错了。再说,小哥又玩失踪,自己闷着声就走了怎么办?”

 
 

胖子猛的一拍脑瓜,哈哈大笑两声,夸赞我的确是这么个理。我们又有一搭没一搭的扯淡,一会儿,张起灵就来了。

 
 

他进门的刹那,我感到一股无形的气息飘散进来,把空气都冷了几分。再看,瞬间屏住呼吸,倒吸几口凉气。


 
 

只见张起灵那千年不变的发型变成了凌乱帅气的鸡窝,由于他的身材比我强百倍,当他穿上我限量的复联美队版的T恤时,我都觉得只是下一秒,他就会实现真实的爆衣功能。

 
 

当然这也显得他的一副好身材,丰满挺直的胸肌,沟壑分明的腹肌,美妙曲线的人鱼线一直深埋下去。

 
 

如果我是个女人我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不过在一堆爷们里,闻到的是扑面而来的情色味。

 
 

更令我大跌眼镜的是,他下身竟然就穿着和我一块在夜市上买的9.9一条的花裤衩。还是夏威夷紫绿黄这么个骚气的配色。一身下来,怎么看怎么都是个弯的。

 
 

我向毛主席发誓,回家决不教他削黄瓜皮了,一定先教给他正常人的审美。

 
 

眼下,先把他解决了再说。

 
 

“哈...那个...小哥,我早上走的太匆忙拿错衣服了,你别在意,哈哈哈......”

 
 

现在只能打马虎眼,希望他不要在意今天的事。


 
 

张起灵那边,冷冷盯着我,什么话也不说。胖子看情况不对,大气也不敢喘。

 
 

“吴邪。”

 
 

“啊?”

 
 

“太小了。”

 
 

我操张起灵你个变态!你难道还偷偷看了我的内裤尺码吗!老子要跟你大干一场!

 
 

我都想好要用什么姿势,什么角度,才能把张起灵近乎完美的脸蛋打肿,就见他一脸平静的回答道:

 
 

“衣服。”

 
 

“嗯?哈...对对对,太小了...”我在脑袋里给了自己一巴掌,吴邪,吴邪,你个混蛋,小哥是那种人吗!

 
 

“你现在缺乏锻炼。”

 
 

“嗯,是是是。”

 
 

“从今天开始,我每天早晨都陪你锻炼。”

 
 

“嗯,好好好。”

 
 

等等!小哥要求陪我晨练?我他妈耳朵没瞎吧?这么个闷瓶子主动提出的?是我今天裤子也穿反了还是梳头发的方向不对?我这心里一个劲的吐槽,胖子又从一旁添油加醋。

 
 

“对对,小哥说的在理。吴邪你看看你,从那天回来就没有一点警惕性和危机意识。看看,看看,这白白嫩嫩保养的真好,跟女人似的。”

 
 

说着,顺手摸了我一把,貌似是手感不错,陶醉的砸吧砸吧嘴。

 
 

张起灵瞟了胖子一眼,淡淡道“吴邪,把衣服换回来吧”。说完,径直脱起上衣,优美曲线一点点显现出来,真肌实肉,性感的没话说。

 
 

我还在欣赏这结实漂亮的肌肉,他已经拖得只剩条内裤,如此面不改色,颇有牛郎风范。

 
 

等我转过弯来,我才意识到他脱了衣服,就意味着我要穿上他那身超gay的搭配。

 
 

我日,张起灵,你个心机婊!我不就是穿错了衣服吗,你就这样对待监护人吗?此时我的内心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过,还都是七彩的。

 
 

张起灵脱完了,什么话也不说,找了个相对宽敞的地方,静静地站着,忧郁小王子般45°仰望天花板。

 
 

我拿他没办法,只能认命。一件件脱下来,只剩一条粉红内裤。

 
 

胖子瞧了一眼,满脸春天,盛开着朵朵菊花,一脸嫌弃的调侃我:“哎呦喂,天真,我这出去的几个月,你竟越来越闷骚了,还粉红色内裤呢,啧啧。”

 
 

“去你娘的,管天管地还管别人穿裤放屁啊”,我没好气的骂回去。


 
 

房间里的木窗虚掩着,入秋后,片片落叶归根,天气多少有些凉人,一阵风推窗而入,我光着身子轻微打了个哆嗦。

 
 

步入中年,上了年纪,可不能再满腔热血的像傻小子那样向前冲。能在余下的半生里,好好地活着,是我现在的追求。所以,我并不想过早的染上风湿。

 
 

干脆利落地穿上gay套装,往镜子前面一搁,只是瞬间,无数缕象征着爱与正义的彩虹射线就从镜子里喷射出来。

 
 

我真想把镜子砸了。

 
 

如果让吴家的伙计看到他们老板这个样,我觉得吴家可以从此解散了。

 
 

然而,上帝往往就是喜欢恶心你,用命运调戏你。

 
 

“吴邪,回家吃饭。”

 
 

这句话就跟BOSS的保命大招一样,只一招就把我放倒了。

 
 

我惊恐的看着张起灵,那深不见底的眼神里,暗流涌动。太黑暗了,这是要把爷玩死的节奏。

 
 

“小哥,今天就在店里凑活吃一口吧。”

 
 

“我做好饭了。”

 
 

我操张起灵你八辈祖宗的!你他妈还会做饭!我操我好感动!我要给你一朵大红花!

 
 

跟他扯皮我从来没赢过,只能妥协,故作高兴地点头。出门前,我给胖子放了狠话,别让我明天看见你。 

 
 

刚出堂口,我就发现街道上的老老小小一双双明亮的大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我们。其中一位中年妇女迅速地捂住了她孩子的双眼。

 
 

小爷我当时就想转身躲回去,奈何小哥是斗中霸王,人间翘楚,凭着敏捷的反应力和异常强大的臂力,硬生生地拽着我的胳膊,二话不说地拖着。

 
 

我气不打一出来,他妈地凭什么就听你的?我一咬牙一跺脚,使出吃奶的劲来,一下甩开了他。

 
 

张起灵也不气也不恼,一脸“我就静静看你装逼”,但是在我看来,他脸上分明写着大写的“委屈”二字,还一闪一闪发着金光,神圣极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被喂了什么药,分分钟母爱泛滥,像母亲哄孩子一般,一把拉过张起灵的手,牵着他慢慢走,慢到时间尽头。

 
 

我觉得自己是自带背景音乐的男人,因为此时此刻,我听到了一首熟悉的旋律,“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


 
 

回到家,看到张起灵做的一桌美味可口,飘着勾魂香气的饭菜,我马上十分没立场地吃了起来。

 
 

然而,事实证明,我第二天确实没有看到胖子。

 
 

托张起灵的福,我的屁股一整天都和马桶激情缠绵,腻腻歪歪地打kiss。



 
 

说心里话,张起灵能一直在我身边,我挺开心的。因为我仍然记得,他说我是他和这世界唯一的联系。

所以我想,既然他这么相信我,那小爷我就勉为其难罩着他吧。

 
 



FIN



----------------------------------

你,和书中的他一起,慢慢变老,渐渐成长。


他,他,他们。陪你走过最美的青春,也感谢你,一直都在。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灯亮,人聚,我在。


最后,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9)

2015-08-20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