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里丁香 —

[全职][韩叶]幽令03

幽令03


“前辈...认为?”

灵王听闻那人的断言,轻轻地回道。

空荡的房间里,两人默声无言着。时间就仿佛停止了般,被人为的掐断了流逝之丝。似乎没有人感到尴尬,更没有人想要去打破这诡异的氛围。

安静的情况持续了片刻,还是由于叶修的不忍和对晚辈的挂念,而打破。

“小周,你心里清楚的很。这盘棋,从第一颗白子落盘起,无论胜负,都是毫无意义的。”

说完,叶修面无表情地平视前方挂在正中央的复古挂画。

画上的内容是被人类视为英雄的普罗米修斯盗取火种后,被宙斯下令用锁链缚在高加索山脉的一块岩石上,一只饥饿的恶鹰啄食他肝脏的情景。

挂画没有委婉地吟唱哀歌,而是用艳丽的笔墨,有力的笔锋,将这场面深深烙印在每个看画人的心上。

叶修淡然的眼神并无变化,就好像他什么也没有看,又好像什么都看在了眼里。


冰制圆桌上,棋子木头厚重质感从指尖不断传来。周泽楷手中的白棋被停在了半空中,拿着它的人也不知放哪才好。

「在哪...?在哪...?」

他还在纠结着,犹豫着,拿不定主意的他又像个小男生,刚刚给偷偷喜欢了很久的女生表白了一样,慌乱到呼吸不均了。

后面的人看着他急得脸上泛起了红晕,十分窘迫的样子,“啧啧”两声不如意的叹了口气。

「还是年轻啊...。」

叶修这样想着。

两三步走上前去,从白袍中伸出一支白如宣纸的纤细玉手,撩起一边碍事的衣角,悄悄握住停在空中落棋不定的手,还不及对方反应便开口言笑:“小周啊,你知不知道有一种方式叫‘悔棋’。既然有机会去反悔,有能力去拯救这残破的局面,为何不试试呢?退一步,就是海阔天空的蔚蓝。”

他探过身子,在右手一侧冲着他笑,笑的很无防备,有点傻有点假,却灿烂夺目让人无法从他嘴角移开。

他殊不知,这无谓无憾的笑容,也生生灼伤了年轻人的心。


周泽楷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报复地揪了一把,又毫不客气地放开。

「前辈,你很久没笑了吧。都是因为我...不够,害得你才......」

“好了,别乱想。你看这盘局,是不是好像有了新的局势。”

叶修看着周泽楷的眉心处拧成一团麻花,早已对他的心思尽收眼底。

周泽楷刚才的僵硬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春天刚刚来临,万物生之力。他侧目,长发从耳畔垂下些许,坚定地望向叶修的眼睛。

叶修银灰色的眼眸在阳光的映衬下,恰似万里银河中梦幻的星点,给人以如梦如幻之感。

周泽楷有那么一瞬间很想去捏捏叶修的脸,看看是不是做梦。

因为在自己梦里,叶修可是长期驻民。


“叶前辈,之前...对不起。”


叶修看着周泽楷像做错了事的小孩子领罚一样,一声不吭。等待着决判之时到来——

叶修被他这一下子道歉搞的有点懵,后来才明白了因果。

“还在想着一年前的事?”

“嗯...”

“别想了都过去了,难道还要45°仰望天空不让眼泪落下吗?”叶修调侃道。

周泽楷刚准备咧开嘴角,陪他笑笑,叶修却突然话锋一转,接着说:“小周不要有罪恶感。不是你的错,发生了什么事哥都知道,所以也不会怨你。当时的你,是无法选择的,现在则不同。”

周泽楷听闻,愣了片刻,呢喃,“叶...秋...?”

叶修早在一旁悄悄点起了烟,正过瘾地抽着。听到周泽楷轻轻的呼唤,眉眼盈盈地回复他。

“啊抱歉了,我现在可不是叶秋。也不属于嘉世,而是属于兴欣,兴欣的叶修。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说罢,向周泽楷伸出手来。两人眼神互相交织,伸出的手都用力紧握着。

“高兴。”周泽楷认真的点头。

叶修看着那张无可挑剔的脸蛋上所展现出的认真负责的神情,欣慰的笑着。


“那么,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就从灵界王室的纷争开始吧。”

---------------------

Ⅰ「xxx」内容为心理活动描写,今章起统一告知

Ⅱ感觉这一片文笔特别渣特别小学生...嘤嘤嘤莫方下一张就是走剧情章了,伏笔也会出现的[自己安慰自己]


评论(2)
热度(18)

2015-10-18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