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里丁香 —

[黄叶]春04-完

春  (04)

前文传送门  (01)  (02)  (03)   食用愉快><  

 

 

时光过得极快,像是登着笤帚的魔法师,一溜烟便没了身影。天早已暗下来,而另一边的天还是明的。这就形成了一副颇有韵味的水墨画,水墨的交接,总是模模糊糊,或浓或淡,为H市添了几笔沉香。

 

路边街摊上各式小吃早已摆好,准备迎接奔波一天、归家的人们。车市马龙的城市,在夜色里活了过来。


兴欣因为地处平民小区,不少的周边小饭馆,经常成为他们的晚饭选择。方锐本想叫着黄少天去吃烤肉,顺便喝一杯,但看到一出训练室就累瘫在沙发上的——吐着舌头,喘着大气的哈士奇·黄。在询问了一下叶修的意见,听到“随便带点”的回复后,就领着一队人浩浩荡荡的去野外“觅食”了。

 

留在兴欣的叶修,看着这只黄少天,稍微觉得有点对不住他,便轻身坐在一边,微微抬起他毛茸茸的脑袋,让脑袋枕着自己的大腿,好好休息一会儿。黄少天这回也听话,顺着叶修的手抬了抬头,发出两声闷闷的“哼哼”声,顺便很识时务地找了个舒适角度,静静享受这大腿的柔软质感。

 

叶修看着腿上这满足的脸蛋,用指腹轻轻地划着,还不时挠挠他下巴,像极了主人来奖赏优秀的小哈。少天也一脸沉醉其中的模样,觉得叶修这样的抓挠很是受用,至少很舒服。他一把抓住叶修带着细细烟味的手,叉开手指,与其十指相扣。


抓得轻,却无法挣脱。


被抓着的叶修默不作声,低头看了一眼,就用另一只手找到埋藏在沙发缝隙中的遥控器,打开电视来消遣时光。


「被这样抓着可打不了荣耀啊,不过单手战力照样虐菜。」叶修心里是这样想,不过也并没有这样做。他静静地换着电视频道,房间里,只有电视里噪杂的电视购物声,或是偶像剧纯情小鲜肉的真情告白。这些叶修只是看一眼,便直接略过。


他从不会对不喜欢的东西表现出任何人情味儿,相反,对于喜欢的,他会坚持下去,就如十一年荣耀。





 

碰巧,今天是澳门回归33周年,央视的前几个频道都在播今年的联欢晚会,而最后几个CCTV10、11、12则是播近几年的。更为可怕的是,中央财经播的是1999年的联欢晚会。尽管画质跟现在差了十万八千里,但是人们当时的对于祖国领土完整激动心情的演绎,和现在这些化着妆,穿着服饰的表演性质的,本质上截然不同。

 

叶修换到财经的时候,正是王亚民演唱《中国龙》。

 

“我上山是虎,我下海是龙,我在人间是堂堂的大英雄;

   我挥手起雨,我舞动生风,看我东方升腾的中国龙;

   经过多少雷雨,迎过多少风;经过千场冰霜,我度过万个冬……”

 

浑厚的声音,饱满的情绪,即使现在来听也让人为之一振。

 

腿上的黄少天不安分了。磨磨蹭蹭的把头转向电视,看了一眼,“下海?那个下海?”。叶修听后,很想一个膝袭把他给抖下去。但还是玩味性的玩他一下:

 

“对,就是你想的那个。”

 

“男人也能下海?”

 

“能吧,不然你试试?”

 

“我才不,要试也是你——等等!不行!你也不行!”你可是我的。

 

“呵呵。”叶修笑,低头看着他,却发现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鬼爪子已经摸到手机在百度了。没一会他就听到黄少天,一字一句的读出了答案:

 

“男人下海,又指做生意……哦,还有处男下海……嗯…”

 

“嗯什么?”

 

“……”叶修看黄少天呆呆的看着百度知道的推荐回答,迅速的抢过来手机一看。哦,就是那个意思啊,正常。不过看着黄少天仿佛看到了什么三观尽毁的东西,叶修还是忍不住要调戏他:

 

“啧啧,剑圣大大,你是处吗?”

 

“当然!本剑圣可是从小就酒色不沾,两袖清风啊!别的男的上学都在泡妹子,就我一个人打游戏和荣耀女神,各种女神相伴呢!”

 

“那敢情好,所以你下海了啊。”

 

“靠!叶修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下海了?啊?你可别血口喷人啊!!!”

 

“你又不做生意,还是处,这不两个条件都符合吗?”

 

……

 

黄少天沉默了,低垂着眼皮不说话。叶修好笑的看着他,静待佳音。

 

果不其然,少天猛然抬头,含情脉脉的对他说:“叶修,我没下海,我也不是处。”

 

?!

 

“不是!!!等等!!句式太像我一紧张说错了,我操叶不羞你别笑别笑!!你大爷的,再笑我就吃了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头顶在沙发扶手上,右手狠砸沙发来发泄此时愉悦的心情。

 

黄少天看叶修这样,犹如脱缰的野狗,拉也拉不回来。想了半天,只能强行把那张哈哈哈的嘴堵住。若想制胜,必出其不备。灵活的舌头一探而出,轻松撬开牙关,上下游走,甜腻的唾液浸湿了整个口腔。粘稠的液体不断推送,这一来二去,也让叶修的呼吸紧促了起来,胸口起起伏伏,面色潮红,黑白分明的眼眸也染上了一层水雾。

 

终于,长达5分钟的黄式堵嘴热吻结束了。叶修大口的喘着粗气,叫骂道:

 

“黄少天你个混蛋…啊…哈……”本来他刚才就要笑岔气过去了,这又是硬生生的来了个如此持久的接吻,感觉自己嘴里还有半口气,就要断了。他努力地调整着呼吸节奏,黄少天则在一旁咂咂地品味嘴里的香气。看到叶修基本上恢复了,又是一个沙发咚上去,顽强的压在叶修身上:

 

“叶修,叶修,你什么时候和我上床啊?我可等不急了,你太美味了”黄少天现在和叶修只是处于恋人关系,所以他根本不敢越过那条线,他怕在事情还没定局之前,做出那种事的话,叶修会恨他,会不要他,会抛弃他。所以他一定要等到有十二分的把握,才会抹掉那条线。

 

“春天。”叶修淡淡回答着。

 

“恩??!为什么是春天啊?”

 

“动物发情。”

 

“我靠!姓叶的,你别以为我现在就不敢发情!”说着,他又俯身,两片唇靠在一起,相互吮吸着,滋养着。这个吻轻轻地,像是蜻蜓点水,像是春风带走蒲公英的约定那样,温柔,小心呵护着身下的人。

 

这是我的春天,黄少天的春天。

 

 

 


 

当方锐一行人回来后,看到的是两个人正儿八经的坐在沙发上看联欢晚会,都有点不可思议。方锐用胳膊捅了一下苏沐橙,道:“他们怎么这么正经啊?”沐橙看着方锐真诚的大眼睛,莞尔一笑,细眯着眼睛,“谁知道呢~”就接过方锐手里的饭菜,走了过去。饭菜放到了茶几上,半弯着双眼,又不可置否的朝两人笑笑,便离开了。而其他人在讨论完今天的伙食怎么样,哪个菜咸了,淡了,也各干自己的事去了。


房间里,又是剩下叶修、黄少天二人。

 

 

 

 

“喂,老叶,那歌词最后一句是什么来着?我没听清楚。”嘴里嚼着白灼芥蓝,黄少天口齿不清地问着。

 

“忘了,我也没怎么注意。”


黄少天听完,悄悄地瞟了一眼即将黑屏的手机,咽下嘴里的饭,郑重其事地回答叶修:

 

“无论经过多少雷雨,迎过多少风,经过千场冰霜,我都会陪你度过万个冬。”

 

叶修早就注意到了微微亮起的手机,而手机上的歌词搜索也不难看见。修长的手控制着一次性筷子,夹起黄少天碗里的最后一块肉,二话不说塞自己嘴里,看着对面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人,轻笑:


“嗯,好像是啊。”

 

 

—FIN—


——————————————

嘤嘤嘤黄叶[春]摸鱼完结散花!!!

这里我有一点私设,就是黄少老叶都是老处男

嗯老处男的初恋小故事x

还有这是第十一赛季所以老叶已经十一年了,提一下以防有人疑惑~

因为心情不大好所以本该是周末更新提到今天[所以算日更了吧!!

周末大概还有更新...最后老规矩求热度


评论(2)
热度(22)

2015-11-12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