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里丁香 —

[韩叶]你是我的眼

[韩叶深夜60分钟]+[回fo点文-韩叶]

●关键词:雪(因为看到这个关键词马上就想到了点文已经构思好的梗

●私设注意:韩文清导盲犬训导员X叶修导盲犬(不喜勿吃勿吃勿吃

●双结局注意

●@墨天 宝贝的点文,希望喜欢么么哒

●假装@韩叶深夜60分钟(统一周末设置艾特)




你是我的眼。



那是一个雪夜。

华灯初上,街上的行人还不多,雪却纷纷扬扬的洒下。短短的时间就覆盖了整片大地。青岛这个地方虽属于北方,但是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温室效应,六七十年代那种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早已很多年未见。如今,下场大雪也让人觉得难得,欣喜。

毕竟没有人不爱着圣白的洗礼。

不过叶修除外。

叶修是一只金毛巡回犬。此时正抵御着寒风,一步步艰难地沿着街边匍匐前行。即使有着一身厚厚的皮毛,好的天气里看起来顺顺的软软的,暖和得很,但是已经在青岛待习惯了的叶修一时也无法防备冷风侵袭。它已经不敢像夏天那样,把长长的舌头露在外面大口喘着哈气了。因为有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几率,它的舌头会被冻成冰棍。设想一下,一只金毛在雪天叼着一只冰棍……一幅画面惊艳的立体画作,真是大写的酷。

如果自己没有闹那些小情绪的话,现在的自己大概会在北京,躺在舒服地窝里,一伸脖子就能喝到温热的牛奶,身边是自己的父母亲,还有一只特别活泼易炸毛的蠢货弟弟吧。叶修想着,伸出去的爪子却越来越不稳,步子也越来越慢,困得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不会就这么埋在雪里了吧?

人类那首特别特别温柔的老歌怎么唱来着?好像是“还没好好的感受,雪花绽放的气候”。啧,雪花绽放,自己没绽放就烧高香了。叶修这样吐槽着,大概是能提起点精神,不会让自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茫茫雪夜里。

它坚持了好久。

最后还是抗不下去了。

最后闭眼前它还是这样想着:好狗自有好人收。



真是单纯的狗狗呢?

你不知道最残忍的是人类吗?

不过你倒是幸运,碰上了一位温柔的人。



韩文清抖着身上的雪,用略微被冻得红肿的右手从防寒服里掏出家门钥匙,摸索了一会,钥匙插进锁孔,深绿色的铁门打开了。

韩文清是一位导盲犬训导员。本来也是可以念完研究生步入社会,凭借自己踏踏实实的本分,走上人生巅峰的。但是好巧不巧他也是个大老牛,脾气倔的要死。毕业后直接跟家里人宣布要来霸图的导盲犬训练基地做一名训导员。据说韩父第二天就把他赶出了家门,不认他这个儿子。以至于现在,他只能用每个月三千多的工资,来租一所四十平米的老房子。连防盗门都是上个年代,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绿铁门。

不过好在韩文清只是一个人住,就算是有什么不良企图的小偷之类,也能被他单手制服。



他的左手一直抱着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然后他把那一团放在了热腾腾的暖气片旁,又把已经湿漉漉的围巾小心翼翼地从裹着十分严实的不明物体身上揭下来。原来那一团是已经冻晕了的叶修。

因为到了暖气旁,它毛皮上沾着的雪花已经被融化了,雪化水,长毛就滴到地上,短一点的毛,水就顺着流进了更深的毛层里。

叶修被这样一冷一热的触感弄得很不舒服,但也仅仅是有了意识,身体的麻木感还尚在。

没一会,当叶修觉得自己的爪子被邪恶雪女还了回来,已经回归本体的时候,内心有点小开心地动了动肉肉的爪子,然后缓缓睁开了眼,想知道自己的救命恩人是谁。

于是它看到了这样一幕——

一个裸着上半身,肌肉非常健壮甚至可以称得上发达的,小麦肤色,寸头的男人,正在不紧不慢地把衣服摊在暖气片上。

从小就听妈妈的话,不到处惹事,不到处招惹小朋友的叶修迷茫了。

说好的,好狗会被女神所眷顾,得到幸福的狗生呢?

难道就是这么个普普通通,长相还有点吓人的男人?

不满地金毛象征性地“呜”了一声,不过在那个男人看来这好像是什么祈求一样。

韩文清转过头来,看到一只炯炯有神的黑眼睛,眨呀眨呀眨个不停。

真可爱。

这是韩文清见到叶修的第一印象。

当叶修蜷缩着身子被雪掩埋,瑟瑟发抖的动静引起了赶路回家的韩文清的注意。韩文清的第六感告诉自己,这里有一条危在旦夕的生命。于是他义无反顾地就跑了过去,用手一点点把雪刨开。即使自己的手指已经被冻伤,毫无触感,他仍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在他眼里,任何生命都要享有活着的权利。

好在是救了他。

现在的韩文清和以后的韩文清依然这样想着。



“醒了吧,喝点牛奶。”

韩文清转身去厨房,从微波炉里拿出已经热好的牛奶,还细心地加了蜂蜜。粘稠的蜂蜜挂在勺子上,多敲几下才会流下来。勺子挂着长长的金丝,拉好几下都断不了。只能把残留的蜂蜜刮在碗边。淡黄色的液体与乳白的牛奶缠绵着,起先是互不相容,渐渐地,便有了相融的痕迹。

蜂蜜牛奶调好了,韩文清跨着大步快速地走到叶修跟前,然后小心蹲下来。轻轻把碗放在了叶修嘴边。

叶修用黑黑的宝石圆眼打量了一下韩文清,把面前这个人归为“暂且没有危险的人类”。然后伸出粉嫩的舌头,一小口一小口的舔了起来。大概是很久没吃饭的缘故,最终叶修还是不顾形象的大口喝汤大口吃肉的模样,一下就残卷风云,将碗里的牛奶喝得一滴不剩。

它大爷似的往后一仰,稳稳的靠在了有点烫手的暖气片上。不过他可是金毛,一只纯种的金毛巡回犬。这点温度...其实很难传进他体内。

但是无论怎么说,自己总算是九死一生,活了过来。

叶修已经闭上休息的眼悄悄睁开,眯成一条线,再次细细打量了起不远处给洗衣机里倒洗衣液的男人。

嗯总之还是感谢他吧,反正自己马上就会离开的。

叶修沉沉地想,眼皮却一个劲的打架。

这大概是人类所说的,食困吧。



叶修隐隐觉得自己的的头部传来温暖之感。

像是哪个午后,自己趴在一堆金灿灿的杏叶上,闻着落叶的自然而然所散发的泥土的芬芳,夹杂着青草味,安详地沐浴着秋日阳光。

简直就像太阳一样。

叶修好像睁开眼睛看看这个太阳。

所以韩文清那张有点冷峻有点拉风的钱包脸又霸占了自己的视角。

叶修才发现韩文清巨大的手掌正抚摸在自己头顶。

没想到这么温暖呢,那就再让他摸一会,好好享受我皮毛的顶尖手感。

可是这个长得凶凶的男人却开了口:“你好,我叫韩文清。”

叶修点点头,刚才被摸乱的毛翘了起来,不听话的上下跳动。

韩文清?真是一个和人长相不符的名字。

叶修抖了抖耳朵,无意间看到了韩文清裤口袋所显现出的手机形状。就小爪子一下子拍到了韩文清大腿上,有点长的指甲有意地抓挠他的放手机处那块裤子面料。

韩文清好歹是跟狗朝夕相处很久的人,作为一名合格的训导员。他的职业素养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不拖泥带水地打开手机解锁,规规整整地把手机放在了叶修爪子前。

而叶修也被这人的理解力和行动力所折服,满意的“嗷”了一声,兴致昂昂地在屏幕上点着什么。

一会的功夫,韩文清感觉自己的手指被轻轻舔舐。低头一看,只见信息程序模板里打着两个字:叶修。



第二天,韩文清向基地请了一天的假,简单的说明了情况。而经理也表示,希望韩文清能带着捡回来的这只金毛,试试它是否具有导盲犬的能力。

因为导盲犬的常见品种,就是德国黑背和金毛巡回犬。

当叶修还在睡梦中吃着大鱼大肉烤羊肉涮牛肉时,韩文清已经准备叫醒它进行心理工作。

韩文清蹑手蹑脚地走到叶修旁边,刚准备捋捋它的毛发,叫它起床时。叶修飞快地醒了过来,警惕地看着靠近的韩文清。

而韩文清在那一瞬间有点楞。

也许这就是只导盲犬。

通过实验出真知。

最后韩文清正式宣布,叶修是一只水平极为优秀的导盲犬。

然后叶修就看着上一秒还异常平静的男人下一秒就躺在了地上,身体摆出一个“大”字,高兴地喘着粗气。

真是不理解人类这种情感丰富的种族。

累不累啊?



然后事实又证明。

人不累,狗累。

身心俱累。

现在的叶修,被韩文清一只手狠狠按在了浴缸里。而他的另一只手,则在叶修背部擦着泡泡。

泡泡在浴室里满天飞,然后越来越高越飞越高最后“啪”地破了。

叶修没有反抗之力。所以与其挣扎让自己获得更大的痛苦,还不如...放空心灵与灵魂并存。

呸,就是发呆而已。

比如叶修数泡泡数得正欢。

时间真的很好打发,一转眼清理时间就结束了。叶修回想着刚才韩文清给自己洗澡,并没有以前别人给自己洗的不舒适感,反倒是有点舒服。

看来这个人有点本事。叶修闪着老辣的目光,贼贼地盯着韩文清。

韩文清拿完毛巾回来,一下子把毛巾盖在叶修头上,就抱着叶修,给他擦干身上的水。

叶修又一次觉得自己被太阳包围着,而且迷迷糊糊中好像答应了他什么事。

是什么呢?

算了,一定不重要。

它这样想着。



结果就是,第三天,叶修被带到了霸图导盲犬训练基地。三下五除二就成为了B级导盲犬。不过遗憾的是,叶修并不是A级。而这个问题的直接原因,就是叶修流浪这几年所烙下的病根。

叶修庆幸。

但是也是在劫难逃。

因为极其优秀的发挥水准,它被分为表演组的组长。大概就是一有参观团就得全体出动,在各种障碍间如云流水的穿梭,专门为人类献上视觉盛宴的表演者。

虚伪的人类。

叶修累成狗²(狗的平方),吐着舌头一呼一吸地喘道。

当然除了那个男人。








短短三年的时光,转眼而过。

韩文清从普通训导员,步步走到了高级训导员的位置。

而叶修也因为某次高官视察被点名表扬,破例成为了没有任何导盲任务的A级导盲犬。

给我分配个任务吧。叶修这样恳求上天。

也许是上天真的不是故意的,但却和它开了一个致命的玩笑。

后来的叶修永远不想回忆。



韩文清大约在某个来年的夏末,发现自己的视力开始下降。

因为自己的奶奶有眼科疾病,但是父亲的视力即使到了暮年,依然秒杀现在很多高校的小姑娘小小子的视力。这种隔代遗传的事情,像彗星撞地球一般,很小很小几率的,砸在了韩文清身上。

叶修察觉出来的时候,是因为韩文清给它倒牛奶倒着倒着全溢了出来。然后莫名其妙的抹了一堆蜂蜜在碗外侧,正缓慢的流下。

叶修的直觉告诉自己,韩文清病了。而且病的很严重,有可能,这辈子都治不好。

它突然就肩负起每天早晨领着韩文清过马路,去基地的责任。而韩文清也心照不易地默默跟着,什么话也不说。

直到经理找到韩文清,告诉他他已经做的很好了,但是身体的伤已经妨碍他了。

他,不能在做一名导盲犬训导员了。

那天,叶修悄悄地扒开一条缝,静静地看着韩文清在阳台抽了一晚上的烟。

虽然第二天他看起来像没事人一样,但有些东西,已经从本源处,发生了质的变化。

叶修希望韩文清打起精神来,于是他每天都去基地。希望有一天早上,他可以在玻璃窗内等到玻璃窗外的他。

但是,这一天没有降临。

韩文清,视网膜脱落。

彻彻底底地再也看不到世界的色彩了。

他没有哭没有闹。

好像几个月之前问过父母奶奶的情况后就已经猜到了这种结局。

他很坦然的接受了。

失去的视觉并没有影响他,为什么呢?

千万别忘了,叶修可是一只金毛,一只金毛巡回犬,A级导盲犬啊。

叶修在韩文清双眼失去有神后,就已经下定决心。



我是你的眼。






★【韩叶砂糖版本结束,往后是玻璃渣,喜欢的继续,不喜欢的直接拉到最后看我的碎碎念(划掉)创作感言吧】

十年之后,青岛又迎来了一次百年一遇的大雪。人们还记得,上一次大雪覆盖后,街上一下子多出了很多只阿猫阿狗的身影。

只不过,早已是断了气的。

也有三四个在桥底下或在公园长椅上被冻死的流浪汉。

任人类多有能力,上的了天,下的了海,科技多么快速发展,政府多么强大,始终面对自然,无能为力。

自然从来不为人类改变什么。

因为她永远被人类,破坏,破坏,再破坏。



雪花像利刀一样,在风中狂舞。熟悉的街上,只有零零星星少数人,而韩文清,算其中之一。

十三年前,他正是在这里“邂逅”一只可爱的金毛,一只非常非常非常爱喝蜂蜜牛奶的导盲犬,叶修。

自己终于可以独立的像正常人那样,适应眼前的黑暗。可是那一天来的太晚了。晚到他生命中金色的光点已经消逝。

那一天它像往常一样,安静地趴在自己的窝里,等待着韩文清的牛奶。

而后,最后一滴牛奶被喝光,它也像往常一样闭目养神休息一会儿。

就再也没有醒来。

它走的很安静,无声无息地。

韩文清意识到耳旁少了那几声信赖的叫声,才去找它。

找了很久,才发现它的位置没有动过。

韩文清摸着它的皮毛,小心翼翼地抱在怀里。手里还存留着暖暖的余温。

一滴泪从眼角滑出,在鼻梁上流下,经过嘴角的沟壑,到达下巴。一滴滴泪凝聚,一滴滴地落在它的皮毛里,顺着流了进去。

可是它再也没有像当年那样,因为冷热的不适感而苏醒。

韩文清后来听一位老人说,好狗会得到女神的眷顾。

真的吗?

你在那里有热气腾腾的蜂蜜牛奶吗?

记住啊,一定要叮嘱,蜂蜜只放1/4,要不然——

会太甜了。



路边的礼品店响起一曲温柔的旋律,明静的女声从心底传来一丝暖意。

“多年之后,我又梦到那天...”

韩文清来到曾经发现叶修的地方。

那里,什么都没有。



多年之后,我又回到那天。

画面遥远,恍惚风雪缠绵。

—FIN—




————————

好啦别打我啦(。)

这是第一次产韩叶的双结局(误)...

尝试了一下感觉挺好的。我对最后这一段十分满意)当然知道你们都想打死我了。

但是哦...

你不会不知道,很多生命就是那么短暂。

像你家里喜欢像你撒娇的猫咪,喜欢用大板牙轻啃你手指的白兔酱,喜欢陪着年少的你让你给它扔飞碟或是矿泉水瓶的狗狗。

再或者,那些生下来的折翼天使。被人为规定为活到多少岁就会死,这个病没法治准备后事吧之类的生命。凭什么他们没有争取一下的权力?

就一下下,也许真的改变不了什么。但至少,他们都是温柔的走的,因为他们尽量的少给家人留下伤痛。

作为如此幸福的我们,理应要珍惜现在的自己吧?无论你现在是高兴失落巅峰还是底谷,一定要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啊。

因为你不知道,在下一秒,就会有人需要你。

你也一定会有被需要的那天。

啊碎碎念完毕啦正式谈谈这个梗吧。

好像是上个月的那个周立波的节目,里面有一期来了一位盲人,还有他的导盲犬和训导员。

当时在小小的彩屏上,我真的是看到了训导员眼里的柔情。是那种,我知道你还活着,并且过得很好,做着你喜欢的事,我就心满意足。

只要你们这样,我也心满意足。

现在是3日的02:30,准备去睡觉了。

最后老规矩求热度阿里嘎多。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