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里丁香 —

[王叶]先生您好,需要什么?

我爱夏夏!我爱夏夏!为了夏夏产粮!为了夏夏复健!为了夏夏王叶!不要停! @溢夏夏🌹就是吃王叶-天天写王叶-王叶霸屏 

屈臣氏导购王x网络小说家叶

你以为是画家x作家这种典雅高大上的标配吗?不,你错了!诸君,我爱狗血

特别提示:文中属于入冬时节

---------------------------

 

 


 

王杰希在B市世界城店的屈臣氏里做导购工作,上岗小半年了。


比较稀罕的是,整个店就他一个男导购员,问其缘故也是不得而知。但是,店里的小姐姐们心里可是一清二楚。


二十一世纪,都说小鲜肉要有颜值,老男人就要“多干活少说话”才招人喜欢,然而王杰希两者兼备,既长得讨人喜欢,干活也懂得分寸,善于察言观色。如此一来,老板赏识,女同事欢喜,于是大家商量几下纷纷向老板反映:“薇薇姐,咱店里不招男的了!就小王一人儿吧,姐妹们眼里容不下别的雄性了!”一来二去这事也就成了,半年下来,王杰希一直是被鲜花簇拥的一片绿叶。


不过呢,这绿叶可能有点卷卷的。

 

 



 

王杰希最近为一件事非常的上心。


甚至于吃饭时想,蹲坑时想,清晨被规律的闹铃吵醒时也会第一时间想。


长话短说就是——他和他最爱的作家在线下相遇了。


再说清楚点,这场“邂逅”是这个样子——

 



上周日下午三点至四点的时段,顾客屈指可数。大约是这时段人们午饭都已经结束,而距离下班时间还早得很。店里的花仙子们一看此景,决定先去买晚饭,也顺便帮王杰希捎一份他喜欢的鱼香茄子煲。


天渐黑了,店里排排整齐的货架前,真真是连个人影都没有。王杰希离开了本该属于他的专区——护肤品专区,转移到了收银前,身体微躬,右脚尖点地,随后双肘撑在台上,小憩后举起绿色茶杯喝几口准备润润嗓。


玻璃店门底边包裹的塑料皮和地面摩擦发出“呲呲”的声音,北风夹着外面的喧哗和寒意闯进店里。他只手揉了把脖子,抬眼看,一个瘦高的男子已经迈过店门朝里走来。


是个男人……那就让他自己选要什么吧,王杰希想道。虽然不知道店里为什么就他一介男丁,但这种冷清的客流他也不想再起身去说“先生您好请问需要护手霜吗”“冬天比较干燥您需要一支润唇膏”诸如此类的官方语言。


他在台前悄悄打量着进来的男人。那个男人步子看似轻浮,落脚却很稳,衣服搭配的看似是风格大乱炖,整体效果却挺顺眼。唯一有点让他不满的是,这男人围的围巾都快要拖地上了,真想帮他再搭到肩上,有点轻度洁癖的王杰希如是想。


回过神来,他听到那个男人站在狗粮区慢悠悠地嘀咕:“唉小点常吃的是哪种来着……?是这袋紫的还是橙色的?”,然后他听到了拨号的声音,讲电话的声音,然后没一会儿,那人就来结算了。


王杰希从台前绕到台后,拿起扫码机对着紫色的宠物狗粮包装扫码,眼皮抬也不抬地说:“五十二块九。”


男人恩地应了一声,去掏兜里的钱。王杰希抬头自然地扫了眼货架,用余光瞥见那男人从兜里摸出两张十块和几张皱皱巴巴的一块,犹豫了一下便伸手摸进了贴着胸内侧的夹层,摸出一张银行卡来。


“直接刷银行卡行吗?”男人问着他。


“可以。”


他接过递过来的银行卡,熟练的一插,一滑,一按,然后把打出来的小条和签字笔放在男人身前。


男人拿起笔,确认签字的地方。王杰希看着男人俯在收银台上,攥着笔的手竟相当好看。骨节分明,手指也修长,干干净净的没有赃物。只是手背和关节处隐隐有些冻伤和干裂。


你需要一支护手霜,身为护手达人的他这样想着。然后就这样……这样……随口说出来了。


“啊?”刚签完字的男人抬头看着他,愣了愣神,随之又弯起眉眼送给他一个微笑:“哈哈,好像是。”


王杰希看到这个笑容后有点出神,也未曾想过这样一个普通的男人笑起来是如此不普通。男人没有刻意撑起眼皮,还是懒散地半眯状态,可是藏在那后面的眼神却明亮得很。收银台天花板上的灯肆意地照在两个人身上,灯光罩着一个人头顶,又被另一个人吸进眼底,仿佛银河与星辰在此刻相遇。

 



抱着一袋狗粮的男人在临推门前朝他摆了摆手,也不顾得是否有回应就径直离开了。


王杰希这时才想起来男人签完字的小票没拿,再向门口看去,也分不清他是向左还是向右。他用食指和中指夹起小票来,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可以揉成小纸团三分进垃圾桶了。


然而,在看到签名的那一瞬间,王杰希整个人都愣住了。不,是呆掉了。


签名的落款是“叶修”,写的秀气,笔锋有劲却如沙划痕。不,这不是重点,王杰希念道。重点是……这个“叶”字的写法和自己最爱的网络小说家如出一辙。


那个小说家叫叶秋,因三年前的《一叶之秋》一炮而红。而自己,早在五年前就默默看他的小说,并且对叶秋的小说是全订阅,实体书出版的都买了,叶秋的每一条微博他都不会落下,一一点赞或评论。


在这个信息交流如此快捷的时代里,很多网络作家,又或是唱见之类,都不颜出,叶秋也是如此。


而王杰希能认出叶秋的字迹也是因为买他的书,总是要抢签名版,买的多了,翻的多了,爱得深沉固然就对叶秋的签名相当熟悉。


骨灰级老饭王杰希敢肯定,能把“叶”字写的这么笔走龙蛇、铁画银钩、入木三分、挥洒自如、行云流水……的人,除了他爱的男神,绝不会有第二个。


终于,心中的老鹿开始觉醒,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像嗑了药似的乱撞起来。


王杰希开始了他茶不思饭不想的思春期,或者说思“秋”期更为合适。


而后,他每天都在期待下一场相遇的降临。

 

 



 

近来,店里的小姐姐们已经看着王杰希丢魂五天四夜,每日除了“小姐您好需要什么?”和“不如您看一下这个,卖的很好”和“您还需要……”,真的是“无话可说”。叫他,嗯一声;求助,好一声;聊天,一声不吭……


经历了许久煎熬后,小姐姐们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太阳又从东边升起——


可见老祖宗说的话总没错,功夫不负有心人——



 

周四的午后,饮尽了正午阳光的酣畅香息,带来无遐的惺忪迷殢与睡眼欲垂。阳光纵目,从门口反射进店内的光刚好射在王杰希的护肤品专区。他抬起手,挡在眼前。光从指缝间穿进来,明亮却不刺眼。而他穿着黑色工作装,位置恰于一片繁光,像是金黄酥脆泡芙上的巧克力插片,在甜腻中泛着苦涩,在苦涩中翘首以盼。


单相思的滋味大概如此。


店里人惯例少的可怜,他的专区也是空无一人。

 



一日不见,如三秋兮。浮生五日,宛如一世。


王杰希等啊等,等啊等,虽然仅仅是等了五日,他的感觉却像是等了一世。那紫霞等了至尊宝五百年,又是作何感受?他想啊想,也终究无果。思维放空,目光直视前方。


黑色小点忽然在门口的一片光中出现,小点变大点,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他恍惚好梦初醒,却又恰如命运纵容让美梦成真。


他的叶秋,不,其实还没有确认罢,那只能叫作叶修。

 



“先生您好,需要什么?”他主动上前迎他。


“啊,是你啊。哦……我来看看护手霜。”


“这款蛇油的销量非常好,适合这种的干燥的天气,防皲裂很管用。”


“哦哦好的。”叶修点点头,接过他递来的黄色的护手霜,仔细看了看,而后偏过头看向王杰希手的方向,短暂盯了一会。


“我说你这手看着很嫩啊,滑溜溜的,我用你同款吧。”


王杰希突然无言,停了片刻回答他:“我不用护手霜,天生的。”


“啧啧,老生羡慕啊”说完他打开黄色试用装,扣开盖子,挤了一堆白色膏状在手背,“哎呀,挤多了,来来来,给你也擦点儿”叶修好像在无奈的摇头,好像说的情况是不小心造成的,好像跟王杰希很熟一般拉过他的手就往上面涂。“这皮肤是挺嫩,保养得真好啊!”边说边涂,手心擦擦,手背摸摸,折腾完了还大功告成地拍了一下王杰希的手。


虽然王杰希的手安静地任由叶修折腾,但是他的心好像就要跳起爱的华尔兹。


叶秋摸了我的手!男神帮我涂护手霜!四舍五入就是牵了小手!五舍十入就是谈恋爱!


风在吼,马在叫,王杰希内心在咆哮。


他想了想叶修最后一句话,也不组织语言就回复他:“你这手让我帮你养几天,势必保养得滑溜溜。”


叶修还在轻拍手背让滋润渗透进皮肤里,听到王杰希没头没脑的这句话,浅浅的气音“fufufu”地笑出了声。


“使不得,使不得”他连连摆手,“哥这手可金贵着那!”


“怎么,手里藏着金子不成?”王杰希挑挑眉,眉下藏笑。


“那可说不定,‘书中自有黄金屋’懂吗,我这手就是专门打造黄金屋的,还是价值连城的那种。”


“哦,那让我来算一卦,你这手造过什么黄金宫殿。”王杰希直视叶修的眼睛,装作开玩笑的旧友模样。


“行啊,你算吧,算对了别说是手,整个人都寄给你养着”叶修笑嘻嘻的打趣他,却不知道他已经立了此生最大的Flag。


“好。”王杰希眼神突然变得锋利,清了清嗓子,带着笑意开口:


“叶修,笔名叶秋。X点的知名金牌作家,连续三年获得年榜榜首。五年前开始写作,第一部作品叫《醉卧沙场君莫笑》,讲的是将军君莫笑和医师王留行的七年爱恨情仇。三年前写北漂题材《一叶之秋》红遍网络小说界南北,被更多人熟知。虽然他经常拖稿,但好在每次一拖都能在剧情上给予粉丝安慰。后写的《荣耀》、《橙风橙雨》等,也非常受欢迎,特典带签版格外难抢。”


他没打算就这样说完,但看着叶修脸上精彩的表情,免不得暗自叫爽。


“还有,叶秋大大有一个原则,不颜出,不参加任何签售会。”说着,他眯起眼冲叶修礼貌微笑,叶修却明显的感受到了背后的凉意。


“抢签名版真的很伤脑筋,不过你的签名,我全有。”



 

叶修当机了,彻底说不出话了。


这,没想到上周注意到帅哥竟然是自己的骨灰级粉丝,而且就在一分钟之前叶修好像把自己很重要的东西交付了出去。


他也说不清这究竟是买定离手还是挖了个坑把自己栽进去了。


王杰希看着迷茫的叶修,满脑子都是“我家大大真可爱”。他说:


“不如我们去个咖啡馆进一步认识?”也不等叶修点头还是摇头,他说完就走到前台,和收银的小姐姐请好假,又快着步子赶进休息室换衣服。


叶修发觉事已至此,如脱缰的野狗拉也拉不回来了,只能一动不动的立在那里。他想,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动若疯兔!




“走吧。”叶修感觉肩头被拍了一下,转身就看到王杰希换好了棕色呢子大衣,也不等自己什么反应,又擅自将他的英格围巾围上了叶修脖子。


王杰希把围巾长一点的那边在衣领下塞好,叶修就支支吾吾地道谢,当然了,叶修并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穿着衣服支支吾吾了。

 



 

 

半个月之后,王杰希的辞呈交到了老板手里。屈臣氏的花仙子们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究竟为什么我们的招牌小生要辞职啊!


又半个月之后,对街的拐角处开了一家美甲店,名字叫微草。偶有路过的曾经的同事惊奇地发现,王杰希竟然是这里的老板。导购员当腻了的几位仙子,不约而同地来微草应聘店员。


然后她们更惊奇地发现,他们的老板娘,是……一个长得特耐看的男人。嗯,谈恋爱不分性别,小姐姐们默念。


据小姐姐们回忆称,店里最常出现的对话就是这个:


“老王啊,给我揉揉手,疼死了。”


“来了来了。”


而据叶秋的粉丝回忆称,今年冬天开始,叶秋再也没有拖过稿。


嗯,真是可喜可贺呀。

 

 

 

 

 

-FIN-


评论(6)
热度(117)

2017-04-20

117